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培原创文学吧

蝴蝶岛主{本网站系本人原创作品,杂志报刊转载请及时告知!否则按侵权论处!}

 
 
 
 
 

日志

 
 

陶渊明与酒  

2010-10-09 13:17:25|  分类: 陶渊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渊明与酒

作者:张盛斌


 

陶渊明与酒 - 麦子 - 康培的博客
陶渊明与酒 - 麦子 - 康培的博客
www.zjjdj.com  2009-02-23 10:50:03  来源:张家界日报

    陶渊明的一生大部分是与酒相伴度过的。到他归隐田园的时候,酒几乎与他如影随形了。酒通过他的口喉,穿过他的肠胃,深入到了他的骨髓,融入到了他的灵魂,成为他泅渡人生的河,涤荡尘事的江,蓄纳真理与哲学的海了。
  陶渊明饮酒是颇具个性的。他喜欢把裹在头上的葛巾拿来漉酒,漉完了又戴上,“若复不快饮,空复头上巾”。这张扬着典型的魏晋隐士风度。每每“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那嗜酒如命、视酒如己的内心直白多么爽快!他常常将手提的酒壶挂在冬日阳光下的松树枝头,独自依树眺望远方。可见,陶渊明常常醉酒,却依然不改自己傲岸、高洁、卓然不群的人生坐标。每到深秋,他都要将带着莹莹露水的菊花采来泡酒,他把这种酒叫着“"忘忧物”。足见他对“在世无所须,唯酒与长年”的生命爱惜,因为菊花酒就是一种祛病延年的长寿酒,爱把自己当作平凡人的陶渊明何尝不想在这个世界上多活几年呢?
  我很欣赏陶渊明饮酒的境界。我觉得陶渊明饮酒的本身就是一首诗,一首让时光百读不厌的诗。看着他喝酒的样子,面对他眼中放射出来的那种怡然忘我、超然物外的诗意光芒,你也许会先他而醉的。这是一个风清月白的秋日。闲居在家的陶渊明,又有几首诗行吟于口,却懒得铺纸提笔写出来。正在踱步琢磨的时候,走来几个提壶携酒的朋友,其中两个想必就是他的老友羊松龄、宠遵。“潜弟,看来今天还没有喝酒吧,我们一起喝个痛快,如何?”陶渊明与他们一一击掌后拥席而坐,拿来几碟小菜,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口之后,就“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了。醒来不禁觉得“悠悠迷所有,酒中有深味”。他信步来到篱墙下将开得正艳的菊花摘下,准备再泡几坛菊花酒,打发一年中即将到来的漫漫冬日。这时,飞鸟结伴归宿林中,晚霞相邀栖息远山,收割禾稻、采摘瓜梨的农夫们也陆陆续续地回家。他们似乎都在过着重复而必须、简单而知足的生活。
  “我也是一只飞鸟,可是眼前的飞鸟能懂我的心吗?”
  “我也是一片流云,可是眼前的流云能知我的意吗?”
  陶渊明不禁唏嘘一声。一位叫张野的老农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先生,还在这儿呆想什么呀,走,到我家喝酒去。”
  这回,他婉谢了张野的盛情。独自回到窗前,点燃烛灯,先是撩拨了一阵子无弦琴,继而将那些不知读了多少遍的《山海经》或者六经、《列子》之类的书又翻开读来。他身上流淌着孔子与庄子血液,喝酒,只是获得一种安贫乐道的精神按摩和虽苦犹甜的心灵抚慰。
  陶渊明喝酒,独饮的是寂寞和孤苦,共饮的是欢愉与爽直。有朋来,必备酒酬之;有诗兴,必备酒润之;有游致,必备酒乐之。因为饮酒,他结识了刘遗民、周续之等隐林同道;因为饮酒,他让王弘、庞通等府地刺史所认识,也在缺酒少粮的时候,得到了乡邻和达官贵人的接济和帮助。酒,奠定了他田园诗人的根基,成就了他智慧花神的美名,铸造了他性刚质拙的人格魅力。
  那么,酒喝足了,甚至醉了,陶渊明是不是真的就昼夜不分、神魂颠倒了呢?非也。他知道,在“拂衣归田里”的乡居日子里,自有稻禾需要播收,果蔬需要莳弄,牛羊需要放牧,鸡猪需要喂养。否则,怎能养活自己,养活自己的一家呢?陶渊明在四十二岁以后,已经真正地开始了与田园零距离的接触,与农人有了心与心的靠拢。此前,他东奔西走,在耕与仕之间闯荡了十多年,虽然“仕”得过江州祭酒,将军幕府僚佐,彭泽令之类的官职,但如果不是迫于家什生计,受显赫的家族历史的影响,他“性本爱丘山”的秉性只会将他一生的田园生活提得更早,拉得更长,“弱年逢家乏”的他也有更多的时间去储存粮食,酿藏米酒了,不至于遇到“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的窘境了。
  现在,他不光目睹了“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劳动场景,还“夫耕于前,妻锄于后”与乡邻一样“晨出肆微勤,日入负耒还”地劳动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深感“田家岂不苦,弗获辞此难”。到了晚年,战乱仍未平息,又闹起了田荒,染上了玩疾,加之,家宅被火烧毁,他不得不在船上过一段风日不蔽的日子的遭遇,更使他体验到“饮者欢初饱、束带候鸣鸡”----农民的生活何尝不是他独自常饮的那杯苦酒?我敢说,这种酒,他饮得最多,也回味得最久。因此,他尽管“贫居依稼穑”,却依然“戮力东林隈”,尽管“老至更长饥”,却依然“固穷夙所归”,自己已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了,就得过农民一样的日子啊!
  这天他荷锄归来,几杯春醪下肚竞躺在北窗下的竹椅上睡着了。只见一抹笑意从嘴角缓缓绽开。这笑,想必是陶渊明对自己“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选择的再次认肯,是对自己“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的再次会意,是对自己“结意区外,定迹深楼”之后那种“诗书敦夙好,林园无世情”性情的再次流露。
  在长达二十二年的躬耕生活中,陶渊明顾影自斟,连雨独饮,逢友碰筹,与邻共品,他饮过了多少酒,我们当然无以准确地计量。但是,我想只要风从他的门前拂过,肯定会带来一些酒的味道;只要雨从他的庭院滴落,肯定会染上一些酒的气息。在他看来,酒之于己,就是灌溉生命的琼浆玉液,就是滋润灵魂的金珠银露。因为,这酒里浸透着他坎坷一生的血,蕴含他艰难一世的汗。就是他辞世前写下的《挽歌诗》中,他明确地表示“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对死是那么达观,但他似乎唯独对酒仍有一丝难以割舍的情结,留下了“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的淡淡哀叹。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他总是与酒一同沉默,也与酒一同燃烧。酒,是一种以液态的形式存在的陶渊明,是我们打开陶渊明内心世界的一个密码。陶渊明饮过的酒,至今在他的诗中醇香着,与他抚摸过的松,吟唱过的菊,共同构筑了他一生的道德底线和人格丰碑!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