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培原创文学吧

蝴蝶岛主{本网站系本人原创作品,杂志报刊转载请及时告知!否则按侵权论处!}

 
 
 
 
 

日志

 
 

第二章:还你,我的泪水(1—9)  

2011-02-27 17:5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你,我的泪水(1)

 

此时,夜。但是这样的时刻,你能让我说些什么呢?曾经的那些悲悲喜喜已经随风而去了。随着我曾经的纯洁而去了。现在放在我面前的情景已是破败不堪的情感烂摊子。我成了一只夜晚的音乐幽灵。在自己不再现实的梦里编着不再美丽的故事,关于你的,关于我的,关于不属于你我的故事。

你走了,故事依旧。确切点说,情感依旧,所不再有的是那份感觉。风,你知道我的心声吗?你听到了我的呼唤吗?记得曾经我对你说过这样的话,男生对待感情是可以放下的,而女生不行。感情对于女生来说,不是想放就能放的下的包袱,它对女生来说太重。风,你也曾经对我说过,我们的感情是真切的,是纯洁的,是永远的,可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让我相信你一次那?为什么你狠心打破我心里刚刚构筑的情感城堡?

知道吗,直到现在,我还是宁愿相信你是有苦衷的,但是你又有什么苦衷那?我们相处相守了那么久,你还有什么苦衷?为什么当我们争吵的时候,受伤害的人总是我?为什么你每次都是在犯了错误以后才后悔?为什么?难道爱情就是这样吗?这不是我想象的爱情。

记得你曾经也对我说,你可以原谅我,宽容我。难道这就是你对我的原谅与宽容?我的风,你活的太虚伪了!

我们的人生有多长?我以前不曾想过,但是自从我们再见以后,我想了不止N次。是啊,我们的人生有多长?不过是那么一段纸延,像抽的一丝烟屡,像吐的一声叹息。我们的人生是如此简单,简单的让人有时不免伤感,简单的最后只剩下了无聊与空虚,寂寞和烦恼。比如现在的我。或如此时的你。

 

还你,我的泪水(2)

 

风,你发现了吗?分手前的那些天,我在你面前已经不敢多说话,害怕的就是让你生气伤心。我真的不愿让你伤心。你的脾气像个调皮的猴子,常常那么难以捉住。曾经我试图去捕捉它,但是最后,我发现这是我的能力所不能及的。你是一个那么善变的人。

以前,我从你的朋友那里曾听说过你的一些不好,但是因为爱你,我不信。可现在为什么?你为何忍心打破你在我心里已经塑好的形象。为什么?

曾经,我一个朋友告诉我说,感情是无形却又善变的波,我们不应该在不了解对方的时候深陷其中。当时,我只是点头应允,但在心里面,我不信。因为你的爱情已让我的童话有了结果,让我已经相信永恒。我的心里已全部都是你了。为什么?为什么转眼之间在我心里筑起的美好顿然坍塌?为什么你对我会如此狠心?

现在,美丽的夜晚,我本来应该充满幻想的,我本应该与你玩闹的,但是此刻一切都没有了,在我的眼里只是荒凉,在我的心里只是悲伤,而在我的情思里则已经住满了孤独与寂寞。

风,你回来吧,我不会怨你的,我也不会怪你。以前的不幸福都是我的任性和霸道所致,都是我的错。

风,你回来好吗?我好想你。

 

还你,我的泪水(3)

 

夜晚深下来的时候,是最想有个人陪伴左右的时候,尤其是我们这样的青春男女。想想以前的日子多好!我们可以有说有笑。虽然不定什么时候来次小打小闹,但转眼间就会冰释而再次美好。

但现在那,什么都没有了,虚华于我成了一种幻想的膜,我成了一只苦苦挣扎在茧里的蛹。每天,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茶壶里面已经干涸了好几天了,特意腾出来打算装零食的那个抽屉也已经不再有食物。拥挤的宿舍生活让我整日感到的只有烦闷与寂寥。大脑里莫大的空间只剩下空白与忧伤。

风,你知道吗?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真的生活的好痛苦。此时,我终于明白那次我对你讲某某与某某分手时,你说的那句话——恋爱的人在恋爱的时候总会笑话失恋的人,而谁又知道那些失恋人的痛苦呢!

是啊,谁会知道那些失恋人的痛苦。

当哀伤凝聚在心上,失恋人的眼睛成了灰色的墙,那堵墙的名字叫泪光。

是啊,在失恋人的眼里只有泪,因为她(他)清楚地明白——传说那个爱你的人,曾经是个天使,一旦遇到他所爱的人便会折断翅膀,堕落凡间,所以永远不要辜负爱你的人,因为他已失去了回天堂的路。这么几句赋有哲理的话。

风,知道吗?在我的心里和眼里都不会恨你。现在,蝉鸣蟋叫,玉枕纱窗,我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你。

风,你知道吗,有一种感情叫做思念?!

 

还你,我的泪水(4)

 

真高兴,今天在街上能够碰见你。不,我不能让你看见我,或者我装作不认识你。对,我必须这样做。因为如若不然,伤心的不止你我两个人了,是吧,风!你身边不是分明有一个清纯的女生陪着你吗?

她是一个多么清纯的女孩子啊!相比较我这样一个已经全身沾满污点的坏女孩来说,她是那么的好!多么幸福啊,你看她的笑,啊,多美!两颊上的酒窝就像我们曾经喝交杯酒的杯盏,多洁净,多迷人啊!

风,我是应该替你高兴还是应该一个人难过!告诉我,好吗?你以前在我身边的时候不是曾经说无论将来我有什么问题你都会替我解决,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你都会给我帮助吗?

告诉我吧,风,你告诉我。

珍几次想冲上去扑到在凌风的怀里,但最后她还是胆怯了。

唉,不去了,人家已经不要你了。你还要孔雀开屏,自作多情干嘛?不去了。你的命就应该是这样。

唉,算了!

珍在心里挣扎了一番,然后将瘦弱的脊背斜倚在了冰凉的水泥墙上。

此时,西天正欲落幕的夕阳红红的,映着她已经极度疲倦的小脸。而凌风揽着那个让珍嫉妒而又羡慕的女孩已拐了一个街角走远了。

 

还你,我的泪水(5)

 

风,别了的我的铃铛,你现在过得还好吗?黄昏的时候,你阳台上我为你挂起的那串风铃还作响吗?希望它还是依旧吧。这匆匆的日子实在太匆匆,转眼间我们不相见已经快一个月了。这不相见的一个月是多么漫长,我听到了晚风带走生命篇章的声音,那声音是多么的令人心碎!

风,说真的,我还是希望你的日子是阳光般灿烂,像你以前绽放的笑容一样;我还是希望你的生活是诗意的悠然,像你曾经夸奖的百合一样;我还是希望......还是希望你能够在心灵的深处在某时把我深念。想想这种深念的感觉也是一种幸福吧!因为它是那么的美好。

风,我病了,得的是一种对你来说很怪的怪病,我去医院看过,我告诉了医生我的痛苦,但是他没有办法。于是,此刻的我依然痛苦着心灵,伤愁着情绪。其实,我自己清楚地晓得,我得的病就是爱情潮里的女孩子很容易就会得的一种病,它的名字叫相思。

相思病,这畸形的心态,让我本来就凌乱的生活更加狼狈不堪。我在无数个夜晚敲打着自己的脑皮,以致眼前发黑,眼珠迸出有形的白花来。以前想想这样的情景,我就会觉得可怕,而今它正真实地呈现在我的身上,我这已经被风惨雨暴的禸体上。风,你怎能不来?你怎能不管我呢?

宝贝,我会一辈子保护你。这句你曾经说了无数次的情话,此时又蹦跳到我的已经混乱不堪的思绪中,让我又想你了。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莞楠,你好傻!真的好傻!!

呵呵,是啊,我真的好傻,人既然已经离去,空抚一把相思,我何必,何苦呢?

唉,不想了,睡觉!

莞楠的大脑一时又处在了高度兴奋的状态中。

她再次神经衰弱了。

 

还你,我的泪水(6)

 

风,你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吗?

有一只麻雀爱上了白玫瑰。有一天,那只麻雀向白玫瑰求婚。白玫瑰告诉它说当自己变成红玫瑰时就会爱上它。于是,麻雀牺牲了自己的身体把血慢慢撒在白玫瑰上。白玫瑰变成了红玫瑰爱上了麻雀,但麻雀却已经死了......这就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以前听人说,在每一个关于爱的故事里都会有一个痴情人,他们为了心仪的对象,总是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为了自己心仪的宝贝,哪怕搭上生命,他们也在所不惜。结局能够打动对方,从而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故事为喜剧。结局成劳燕分飞,绝情离开的故事为悲剧。纵观爱情史,悲剧为多。为什么海誓山盟总是如此脆弱?为什么承诺誓言总是浅薄?在爱情的海洋里,难道真的没有生活过神仙?为什么天总阴在分手后的每个夜晚?为什么心总会痛在分离的每个瞬间?在爱情的季节里,难道真的就没有想像的浪漫吗?

风,为什么你要辜负我的一怀清洁,在霜满清夜的院里,让我独守相思?为什么你会做出如此绝情的事情,在人满街巷的缝里,让我窥见痛苦?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到来与离开都是悄然无声?

此时,台灯的灯光映着莞楠已经满是泪水的小脸,一片安宁。宿舍里的几个姐妹都已经深深睡去。窗外那在白天沸腾的如开水的校园此时也安静了下来。天与地偌大的空间成了一曲哀婉的绝唱。这绝唱的主角只有莞楠一个人。

 

还你,我的泪水(7)

 

风,还你,我的泪水,从此以后我将不再为你流这纯洁的水珠,过去的那些伤痛就当是前世我欠你的情债。从此以后我将要过我的生活了。

此时,莞楠依然在台灯下写着日记,因为每到夜里,她一个人总是无法好好地睡觉。莞楠抬头看了看窗外,然后又低头继续在背景画着卡通猫的彩纸上写道,但我,但我怎么才能够彻底地忘记你呢,风?你的笑像石榴那样,让我迷;你的脸像夜晚那样,让我痴;你的唇像玛瑙那样,让我醉;还有你的声音,你的姿态,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怎能让我彻底地忘呢?我忘了你吧,但我的爱情以后还有谁来疼怜?我固执的个性和直言的伤人话语还有谁来忍耐?我忘了你吧,但我小小的心里还能装的下谁,我脆弱的情里还能为谁写诗?我忘了你吧,但我忘了的最后必然是自己,而更加想念的还是你——风。

我该怎么办?

莞楠在迷迷糊糊夫人状态里慢慢地睡去。

 

 

还你,我的泪水(8)

 

下雨了。林兰一大清早的就开始吵闹,惹得宿舍里几个还没睡好的姐妹心里好烦。但唯独莞楠不烦她。相反,莞楠还很关切地问林兰,下雨了吗?

林兰原来是一个人斜倚在靠枕上的,听到莞楠喊她,便冲着莞楠点了点头。

于是,莞楠急忙跳下床来,跑到阳台上。

啊,下雨了,真好!这下雨的天忧郁的多像一个病孩子,像我。不知道这样的天气,你能看见吗,你能感受到我的热的吗?

林兰看到莞楠一个人呆在阳台上又犯傻,于是冲着她说道,莞楠,风被咱学校开除了,你知道吗?

莞楠一听到“风”的名字,马上敏感起来,再听到“开除”两个字,他急忙转过身,奔到林兰的床边,抬起头压低声音问她,为什么?

林兰看到莞楠的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时间语塞。

莞楠急了,她穿着拖鞋爬到了林兰的床上。这时,林兰看到了莞楠已经红肿的眼睛,一时无奈。

于是,她叹了口气对莞楠说,风是在星期二被咱学校开除的。因为他,他干了一些不光彩的事,让晚上的巡查员用手电筒照见了。巡查员把他带到了保卫处。然后第二天就被开除了。

不可能,他不是那样的人。莞楠听完林兰的陈述,神经明显开始激动起来。

此时,在她的大脑里开始映现风,那个女生,性,与污秽。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

是啊,她的风,那个曾经说过只属于她一个人的风,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切。

莞楠一直摇着头,而林兰则是一直瞪着她。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此时,宿舍里的其他姐妹都相继醒来。靠着林兰床铺的王郁看到她们的架势,连忙猫着腰走了过来。插在两人之间问林兰,你们怎么了?

林兰压低声音贴耳对王郁说,我把风的事给莞楠说了。

王郁听了这话也一时张口无言,因为此时此景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好。

隔了会儿,她才拍了拍莞楠的肩膀,开始安慰她。

莞楠看到事王郁的脸庞,突然扑到在她的怀里哭了起来。

王玉抿了抿嘴,咬咬嘴唇与莞楠无言地相拥在了一起。

宿舍里其他几个姐妹看到此景一头雾水,只是整个宿舍除去莞楠的哭声,只剩下了寂静和疑惑。

 

还你,我的泪水(9)

 

两星期后的星期一晚上九点,夜自习放学以后,莞楠和宿舍的几个姐妹正走着,突然被一个男生堵住了去路,众人顿然停止了说笑,这时才发现原来那人正是凌风。

凌风冲她们几个女孩笑笑,没有说什么。

一口烟的工夫之后,只听的高清丽对莞楠说,我们几个先回去了。然后就打算拉着林兰她们要走。

莞楠急忙说,不要。

凌风也说,你们留下来吧,我只想说几句话。

高清丽她们听到凌风如此说,也便安静地守在莞楠与凌风两人周围,当几千瓦的电灯泡,这个度数足以为凌风和莞楠创造出一点儿浪漫的感觉来。

有什么事,你说吧!莞楠用一种平淡的语气对凌风说。

凌风看了看莞楠,抿了一下嘴唇说,楠,我的事情你可能已经听说了。但我是有苦衷的,你能理解吗?

莞楠听到这里,苦笑了一下,但没有说什么。

凌风继续说,那个女孩叫方晴,是艺术系的学生,我老妈的得意弟子。她的家里很有条件,她的父母都是干部,尤其她的爸爸就是涉及我这个专业的一个领导,楠,你知道,毕业了,我必须要找靠山,所以我......

你别说了。莞楠的情绪突然又开始激动起来,她苦笑了一下说,你做了这事,你以为你还能找到工作吗?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凌风吗?不是!!她推开了凌风狠命地跑回了宿舍。

凌风傻傻地看着莞楠的身影,呆在原地一时间无语。

林兰她们用鄙视的眼光看了一眼凌风也都走了。

凌风一个人蹲在小路的一块石头上开始不知所措。

大约半个小时,林兰跑了过来,她冲着凌风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凌风抬头见是林兰,先是一顿,继而站了起来带着哭调对林兰说,我对不起莞楠。

林兰似乎很生气。她瞪着凌风问,你既然知道对不起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凌风说,你听我慢慢跟你讲,这一切都是我老妈的注意,她原来就不喜欢莞楠,曾经她问了我和莞楠的生辰八字,找了算命人,然后说我们不适合,还说了一大堆话,都是对莞楠有意见的话语,我当时第一次听了心里也没什么,但她每次都说这些事,每次也都会增加一些新意,久而久之,我的心被她软化了,方晴也就慢慢走进了我的视野。但是我从内心深处爱着的还是莞楠。

说着,凌风从怀里掏出了一沓用丝巾包裹着的物件,递给林兰说,这是我离开莞楠以后,为她写的情书,每星期一封,共十封,麻烦你带给她。

林兰接过丝巾,摸了摸布料,然后对凌风说,好吧。

凌风顿了顿又继续说,林兰,希望你能替我好好照顾莞楠。稳定了工作,我一定还回来跟她重好。

林兰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好吧。

然后掉头又跑回了宿舍。

这时,凌风抬头看了看罩着大楼的夜空,心里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