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培原创文学吧

蝴蝶岛主{本网站系本人原创作品,杂志报刊转载请及时告知!否则按侵权论处!}

 
 
 
 
 

日志

 
 

第八章:山穷水复疑无路  

2011-02-27 20:2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山穷水复疑无路

 

山穷水复疑无路(1)

 

莞楠回到了原来她居住的那个小房子里,把里面的瓶罐等废品全部卖给了一个废品收购站。

然后,她拿着物款直接投奔了凌雪。

当时,凌雪正在自己的水果店。她接到莞楠的电话,便急忙骑着电动车赶了回来。

两人在院里坐了会儿,闲聊了几句。然后,莞楠进了里屋去看望凌风。而凌雪则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莞楠走到凌风的床边,她的眼睛很快又湿润了。她望着自己的风哥哥,心里突然感觉有好多好多话要对他讲。

正在她想要张口讲述的时候,她看到凌风的床头有一个女生的相片。这个女生好像在哪里见过。莞楠心里寻思着。她突然记起了那个女生的名字,原来是方晴。

她心想,方晴的相片怎么会放在这里?凌风不能行动,凌雪好像知道其中的问题,阿姨已经得病,叔叔不可能,还有谁呢?

此时,莞楠的大脑又活跃了起来。她拿着方晴的相片,左顾右看,上瞧下观,最后,他在相片的右下角看到了“表妹方晴”的字样。这更让她琢磨不透。

表妹?凌风的女朋友?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莞楠此时被搞得一头雾水。

她坐在凌风的床边,看着自己的风哥哥,想起了以前那些快乐的时光,当然也有些所谓的恩恩怨怨。而今,回忆里的那些人,那些事已经真正的到了物是人非的程度。现在,只剩下了他们这一对苦命鸳鸯。莞楠如此想着,心里不免难过了起来。

这时,凌雪的老公下班回来。当他走进屋里看到莞楠时,连忙过去和她打招呼。

他发现莞楠正在拿着方晴的相片发愣,于是,向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方晴,我的表妹。

莞楠这时才如梦初醒。她向着薛涛打了招呼。然后不解地问他,方晴是你表妹?

薛涛看了看莞楠大大的眼睛,向她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她是我大姨家的女儿。

莞楠听了薛涛的话以后,笑了笑说,我和方晴看样子真是有缘,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有她的影响力存在。

薛涛笑了笑说,是啊,我这个表妹性格绝对够味儿。当时凌风与她交往时,我举的双手反对,结果证明还是我的举措是正确的。

莞楠向着薛涛笑了笑,然后问他,方晴现在干什么?

薛涛愣了一下,说,出家当尼姑了。大姨和姨夫不愿意向外透露,只说她出走了。其实也就是一字之差。

莞楠听了薛涛的陈述之后,愣了片刻,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是啊,一字之差,但是一字之差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方式。她的出家是为了解脱自身的情感纠缠,还是为了修身养性?

薛涛笑了笑说,这个,我也不明白。听她的意思好像是前者。

莞楠应答了一声,然后便不再多言。

薛涛见没有话可以再说,也便起身走了出去。

莞楠一个人又陷入了思绪纷扰之中。她想,如果方晴单单只是为了解脱自身的情感纠缠,那么这份情感纠缠是关于凌风的呢?还是其他男生亦或者其他男人?如果是单单为了修身养性,她又何必出家,做个彻底的禅者呢?这其中必有缘由。刚才从薛涛哥哥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出他还有隐藏的故事,有时间我一定把它们全部敲出来。

如此一想,莞楠的心里觉得轻松了一些。

她抚摸着凌风的头发,慢慢地感受着一种幸福。在她的心里仿佛传来了笑声,那笑声是从哪里,因为什么发生的,她不清楚,她所清楚的是这笑声是风哥哥和她在一起时的欢悦。

凌雪他们坐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凌雪给莞楠出了个主意。她说,小楠,你在我水果店的旁边开一个你喜欢的小店吧?在那里你可以卖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这样也不至于烦闷了。

当时,莞楠听了,向凌雪笑了笑说,我也想啊,只是没有资金,我无法施展,还有,我想多陪陪凌风。

凌雪看了看她说,没事,我给你处理。我弟弟他如果醒着,也会支持我们这样做的。

薛涛在一旁也说道,是啊,该出道了。江湖中人难免会掺伴着儿女情长。

莞楠笑笑说,薛涛哥哥说严重了,我只是一个笨女孩儿,哪里是什么江湖中人。呵呵——

说完,三人都笑起来。

关于莞楠开店的事宜也就这样定了板子。

下午,莞楠坐在凌风的床边,把她的设想和计划给他详细地讲述了一遍。虽然她知道她的风哥哥不能用耳听到,但是她却坚信着王郁曾经对她说的话,那就是她的风哥哥可以用心感觉到她的柔情。

莞楠趴在凌风的手边,侧着头看着她的风哥哥。突然,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她诡秘地向凌风笑了笑说,风哥哥,我再接着给你讲故事,好吗?嗯,我们开始了。

然后她又把记忆里的《丑小鸭》、《白雪公主》等童话给她的风哥哥讲了一遍。讲着,笑着,一个人陶醉着。

一星期后,她的“清水百合”化妆店开始正式营业了。当日,凌雪和薛涛请了很多人来给她捧场,这让莞楠很受感动。

晚上回到凌雪家里,她给薛涛买了一瓶五粮液。在饭桌上,她敬了他三杯清酒,以表示对他的感谢,同时给凌雪带来了一瓶高级美容保护霜。

当时,凌雪佯装生气的神态对莞楠小批评了一番,但最后还是把那瓶保护霜接受了。

这一夜的晚餐,三人吃的都很高兴。薛涛还喝高了点。

等饭终人散,莞楠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起了呆。她第一次感觉心里有了一种责任感和事业感。

过了会儿,凌雪姐走过来向着她问道,还没有睡啊?

莞楠急忙起身,向她点点头。

于是,两个女人坐在一起开始聊天。

东谈西唠,最后莞楠把话题落在了方晴的那张相片上。她问凌雪,姐姐,你认识方晴吗?

凌雪向她点点头,同时问道,你问她干吗?她已经出家了。

莞楠抿了一下嘴唇,说道,前几天的一个下午,我在凌风的床头看到了她的相片,但是晚上就不见了。

凌雪有些疑惑地问道,是吗?谁进过凌风的房间?

莞楠顿了顿,说道,薛涛哥哥进去过。

凌雪一听,火气一下子窜到了胸口,她在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气呼呼地回了房间。

莞楠吓了一跳,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不知所措,她心想,我说错话了吗?

不久,她就听到了凌雪房间里传来的吵闹声,随后是哭声。

莞楠急忙起身想去敲她的房门,可是发现已经反锁了。

于是她只好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可能有人要问,她为什么不去劝说呢?

大家不要忘了,她一个女孩子现在吃住都在别人家里,人家两口子吵闹,哪有她说话的地方。这个道理莞楠是明白的。

她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很快又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在想念的温情氛围里,莞楠迷迷糊糊地进了梦乡。她看到了月亮,看到了麦田,看到了村庄,最后她又看到了姥姥。

此时,窗外的世界依然是表现的繁华无比。

 

山穷水复疑无路(2)

 

第二天一大早,凌雪红肿着眼睛来叫莞楠吃早餐。

莞楠看到自己的姐姐眼睛红肿,急忙关切地问,姐姐,你怎么了?

凌雪向她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没事,也就是昨晚上哭得太厉害了。

莞楠心焦地问,怎么会这样?他打了你?

凌雪摇摇头,同时叹口气对莞楠说道,不是,只因为心里堵得慌。想想以前,我对他不好吗?想想他的什么事都是**心,他的衣食住行用都是我给他提供,可到结果我换来的是什么?是背叛。

莞楠不解地问,背叛?薛涛哥哥对不起你的事了?

凌雪点了点头说道,他居然和他那个口头上的表妹干出对不起我的事情。他的心都让狗吃了。

莞楠听到这里,心突然像被什么锐器撞击了一下,万分疼痛。她,方晴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凌雪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凌雪望着莞楠迷惑的眼睛,定了定神,然后给她讲起了那一夜。

当时,方晴刚被学校因为与凌风的事情开除。她一脸苦闷的样子来到我家。我正在收拾水果,看到她来,也只是打了个招呼,平时我们都很少说话。随后,她便来到我的身边把她和凌风的事情说了一遍。当时,我的心里就对她产生了一种敌意,我讨厌像她这样的女人。那时,我的心里都是为我弟弟担心的酸楚,担心他以后怎么办,担心他眼下又应该怎么办。

最后,我对她说,我要回趟我妈家,你先回去吧。

她一脸委屈的样子道,我不想回家。我也不愿回家。我讨厌我的爸妈。

我一听,心里也起了一层怜悯。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薛涛下班回来了。他看我和方晴都没有好脸色的样子,于是便问原因。

随后,他说,你上妈家快去快回,方晴想在这里玩会儿就让她玩吧。

我心想,既然老公回来了,家里也不会出什么事。于是交待了一下,便提了些水果回我妈妈家。

但是走在路上,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感觉很难受。那天我是晚上八点回家的。当时家门反锁着。我叫了几声没有反应,于是自己打开了房门。

放好电动车,然后便向我的房间里走。这时,薛涛气喘吁吁地把房门打开,看上去似乎很慌乱的样子。他很不自然地向我笑着说,你回来了,那么早!

我心想,还早啊?八点了!难不成你想让我十二点回来啊!

我对他笑笑问道,你怎么了,心神不定的样子!

他平静了一下神态说,没事。

随后,我们进了房间。

他从身后抱住我,我就势依偎在他的怀里。

然后,他转过身抱着我上了床。

脱衣服时,我问到他身上一股香味。我敢断定,那种香味绝对不是我身上的。

于是,我推开他,对他审问道,你身上哪来的香味?

他自己特意用力地嗅了嗅,然后说,没有啊。要是有也是你的啊。说着,他又抱住了我。

我半信半疑地顺从了他。但是我的心里总是感觉这不对劲。

后来,我才想起来,那股香味是方晴身上的。我们为此大打了一架。结果——像你今天看到的一样。

说着,她掀起了自己的衣服。

莞楠发现她的左肋处有一道很长的疤痕。

莞楠急切地问道,她给你划破留下的吗?

凌雪摇摇头,说不是。是我在跟他厮打的过程中,不小心撞在了茶几的玻璃棱角上,随后留下的。为此,我爸爸险些拿刀子来找他算账。呵呵——

莞楠愣了一下,然后问道,最后结果呢?

凌雪叹了口气说,结果又继续在一起喽。

莞楠向她笑了笑,说道,怪不得那次我问薛涛关于方晴的事情,他的眼神既有喜又有惧。

凌雪听了,朝莞楠笑笑说,小楠,我告诉你一件好事。

莞楠不解地问,什么好事?

凌雪叹了口气,感觉很轻松的样子。对莞楠说道,今天我就要和薛涛离婚了。

莞楠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幅惊诧的神情,她向凌雪问道,为什么?薛涛哥哥又做错什么事了?

凌雪摇摇头说,不是,是我做错事了。

莞楠更不解地问,为什么?

凌雪朝她笑笑说,我不应该嫁给他,当初我们就不应该认识。

或许薛涛哥哥有什么苦衷那。

或许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痛。比如我们。我不知道你的伤心,你不理解我的痛楚。

莞楠听了,点了点头。

然后,凌雪起身,说道,走吧,与我们吃一顿最后的早餐。

莞楠笑笑,没有做声。只是在她转身的时候,她看到了凌雪眼角有泪水。

三人坐在饭桌旁都不说话。

最后,凌雪拿了三杯水果汁,说道,我们共饮一杯果汁吧!预祝我们将来各自的生活都能幸福。

说完,她先干为敬。

薛涛和莞楠看了看,也一口喝尽。

随后,凌雪对着薛涛道,涛哥,我跟你这几年高兴过,哭泣过,今天我们当着莞楠的面做个总结吧。

薛涛沉默着,低头不语。

凌雪对他冷笑了一下,说,记得曾经你对我说把我赶出这个家门,你照样会有成百上千的美女踏破门来和你上床。今天,我走了,允许你做以前你所想象的任何一件事。

她仰头制止了自己激动的情绪,然后接着说,从此以后,你我各自走,涛哥,你的妻子最后再给你倒杯果汁。

说着,她起身去拿了瓶刚才开启的饮料。然后给薛涛倒了一大杯。

薛涛望着自己的老婆,泪水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至于离婚这件事,他是多么不愿意。他知道自己的老婆对自己是忠贞不二的,他也知道只有凌雪能给他幸福。但是——

我喝,我也祝福你以后幸福!薛涛一口气干了那杯果汁,然后起身回了里屋。

莞楠神情复杂地望着凌雪。凌雪对她淡淡地笑笑。

两人都没有说话。

不久薛涛提着皮箱走了出来,他对这凌雪她们说道,我走了。离婚协议我已签名,现放在书桌上,待会你签了就行了。我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你,我什么都不要。

等他走到门口时,回头对凌雪又说道,这几年与你在一起,我挺幸福的。

然后,他提着皮箱走出了家门。

此时,窗外下起了小雨,迷迷蒙蒙的,像电影里面的肃杀场景,让人的心里禁不住地打冷战。

莞楠等薛涛走后,问凌雪道,姐姐,你真的不后悔吗?曾经那么大的错误你都已经原谅了薛涛哥哥,现在你真的因为自己的心里感觉就这样和他离婚吗?

凌雪朝她笑笑,没有做声。然后一个人径直去了窗口。

莞楠通过凌雪的这一举措知道了她的痛苦。

于是,她也跟了过去,站在凌雪的旁边,她看到了在雨中慢慢离去的薛涛。

莞楠抿了一下嘴唇,转头看了看凌雪,没有做声。

最后,两人收拾了一下餐具,在各自的店里呆了一天。彼此都没有说话。

直到晚上,两个苦命的迎春花聚在了一起,坐在有些空荡的房间里,才突然感觉心里的某种失落或者缺乏感。

凌雪喝了一口可乐,问莞楠,小楠,我和他离婚,对吗?

莞楠抱着一只布袋熊娃娃,低着头说道,我也不清楚。这方面的事情,我也没有接触过。凌雪姐姐,你认为对,它就是对的,你认为错,那它肯定有错的原因了。

凌雪听了莞楠的话,对她笑笑道,小楠,你变成熟了,长大了。

莞楠抬头看看凌雪,大眼睛眨了一下,说,没有啊。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感觉说的。可能有些地方说的比较沧桑吧!呵呵——

凌雪向她笑笑,又轻轻喝了一小口可乐,然后愣了愣,对莞楠说道,小楠,你考虑过新的恋爱吗?

莞楠不解地问,什么叫新的恋爱啊?

就是你与我弟弟分手,然后再找其他人。

莞楠急忙摇摇头。

凌雪以为莞楠碍于她的情面,于是又说,我这是为你好,我弟弟成了植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苏醒过来。你正值青春妙龄,我不想苦了你的幸福生活。

莞楠把小熊放在沙发上,向凌雪身边移动了几步,说道,姐姐,你这样说就见外了。不,你这样说是错误的。你弟弟是为我才成这样子的,现在,他正需要人在他身边好好照顾的时候,我怎么可能离开他而远走呢?还有,我们分手还必须要经过他的同意嘞。这辈子他不摇头,我就会死死地守着她,一辈子好好地照顾他。

说完,莞楠抿了一下她的樱花小嘴。

凌雪此时的心情也是难以言表的。她起身为莞楠拿了一瓶可乐。

然后,两片风荷在夜色的轻柔气息里互相慰藉着慢慢盛开。

 

山穷水复疑无路(3)

 

一个月后。

凌雪因为给凌风找了医生在家里为他诊疗。于是把她的水果店交给了莞楠打理。这是上午的事。

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莞楠嘴角边沾着血迹,左手捂着右臂,从外面撞门而入。

凌雪急忙上前把她扶住,同时有些急慌地问她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莞楠看看凌雪,然后眼睛里含着泪水道,店,我们的店被坏人砸了。

凌雪一听,楞住了。她一时间感觉到头晕目眩。因为在她的心里从来没有过坏想法,也从来没有招惹过谁,今天谁会无缘无故地来砸她的店,伤她的姐妹呢?她想了一会儿,然后稳住莞楠的情绪道,你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给我讲一遍。

莞楠喝了口水,止住欲向外流的泪花,看看凌雪,随后讲述了一场祸事。她说道,今天上午,我接你的手在水果店坐着。当时,我看没有顾客,于是就削了个苹果吃。正当削完皮的时候,有一个社会小混混模样的青年,双腿叉到我面前说,你该交保护费了。

当时,我一听就愣了。心想,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交保护费了?这都啥年代了?

于是我对他说,没有。

那个小混混也说得干脆,等着吧。然后,他似乎很生气的样子,扭头就走。

我一个人坐在店门口望着他,突然间不知所措起来。我想给你打电话,但又怕你不在家或者未风哥哥脱不了身。于是,我就等着。我心想,他只是一个社会小混混,给他三头六臂,他又能把我怎么着?可是不成想他会有那么多人!

下午,我在我的店里正和一个顾客谈生意,突然听到街上行人议论声和店里的东西被砸的声音。我急忙赶出来看。只是应了那句话,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看到水果已被他们砸烂成泥了。

当时,我就很气急败坏地冲了上去,指着他问,你们想干社么?大白天的敢砸人家的店铺?

那个在我们店里受委屈的小混混走到我面前说,今天,我们不但要砸了你的店铺,还要砸你的人。

说着对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你怎么不报警?凌雪有些生气地问道。

莞楠委屈地说,报了。没有人来。

凌雪的胸里一时怒气冲天。她看看莞楠,摸了一下她的嘴角,然后关切地对她道,你先休息休息,这件事问自己会办妥的。

莞楠听了,说道,你自己小心点,姐姐。

凌雪抿了一下嘴唇,向她点点头。此时一个想法在凌雪的大脑里正在运作。

第二天,她去了鑫星花园,找到了已经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的薛涛。

开门,短时沉默,两人寒暄了几句,然后薛涛有些激动地问她,有事?

凌雪向他点了点头,于是两人进了客厅。

薛涛给她取了一罐可乐,同时示意她坐下来。

凌雪接过可乐,然后说不用了。我站着把事情简单地给你说一下就行。

薛涛看看凌雪,心里竟莫名的一阵子酸楚,他没有想到自己曾经爱的女人现在竟是如此的憔悴。他向凌雪笑了笑,同时听她讲了关于水果店被砸的经过。

薛涛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给凌雪写了一张纸条叠好放进一封信封里,对她说,你把它交给老五,一切就好办了。

凌雪接过信件,又看看薛涛,点了点头。她知道薛涛现在还是如愿地进入了嘿社会。

说实话,凌雪恨他这一点,但是现在她又不能不忍住,因为她的店就像她的孩子。她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店就这样毁了。

隔会儿,凌雪要走了,薛涛突然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在她的耳边呢喃道,雪儿,你我再次相处,好吗?

凌雪掰开他的手,转过身向他笑了笑,没有做声。

这种笑在薛涛的心里像刀子一样痛疼了他的心肌。但是他还是接着说,我知道曾经我有错,只是——

凌雪马上反问他,现在你们有错吗?

薛涛看了一眼凌雪,然后低下头。

凌雪说,你已经伤透了我的心。记住,当一个人把另一个人的心伤透的时候,也就是感情破碎的时候。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感情可言。今天找你,是因为你欠我的情债。

说完,凌雪转身走出客厅。

薛涛一个人呆傻在沙发上,他的心里被凌雪刚才的话塞得满满的。

从薛涛家里出来,凌雪急忙赶王老五的家里。

敲**门,凌雪的眼睛顿时愣住了。她发现开门的这个女人在她的脑海里有很深的印象。她注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然后,正欲问她事情,那个女人开口道,好久不见了,凌雪姐。

你是——凌雪迷惑地望着她。

那个女人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道,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方晴。

凌雪来不及生气,只是更不解地问道,你怎么还俗了?你不是在黑山寺里出家了吗?

方晴摇了摇头说,我怎么可能会长久地呆在那种地方!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梦想嘞。

什么梦想?

方晴不作回答。她只是领着凌雪进了客厅。然后端上一盘水果。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方晴回答了凌雪的问题。她说道,我的梦想就是成名啊。

说着,她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说道,不惜一切代价!

凌雪听了她的话,心里一阵子微颤。她怎么也不敢想象,眼前这个看似柔弱淑雅的女人,心肠竟是那么黑,那么狠!

她感觉到一种窒息的感觉。她心想着马上办完事,马上离开这里。

于是,她向方晴问了老五的情况。

方晴告诉她道,人已经死了。

凌雪睁大了不敢相信的眼睛。她急忙问,什么时候?怎么死的?

方晴叹了口气说,昨天晚上,在沁人香火锅城的一个包间里,被他手下的几个人合伙干掉的。

凌雪看着方晴那好像不管己事的神态,又问她,你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方晴笑了一下说,刚才我已经讲过了,为了成名。

凌雪看了看她说,你现在并没有成名啊!

方晴这时站起身去里屋拿了一样东西回来,她把东西放在凌雪的面前说,这是我们市嘿社会的主要头目。

凌雪心里一颤,她拿起那个簿子翻了一遍,有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错觉。她惊恐地看了看眼前这个可怕的女人,又想了想莞楠给她讲的事情。然后心里生出一阵怒火。

她把簿子扔在茶几上,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方晴不自然地笑笑说,阻挡我成名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包括你。

凌雪愣了一下,朝着方晴道,找我的事就算了,你放过莞楠吧!

方晴听到此,瞪着凌雪说,不可能。

凌雪急忙问,为什么?

方晴不屑地说,因为她是一个贱人。

这时,凌雪生气地站起身,指了指方晴。

方晴笑了笑,示意她坐下说,你坐下来,我给讲个故事。

凌雪冷笑了一下说,哼,你有好故事吗?我不稀罕,你自己留着吧。

说完,转身便走。

方晴在凌雪开门的时候对她笑着说道,凌雪姐,你会后悔的。

凌雪生气地甩门而去。

晚上,她把白天所发生的事情給莞楠讲了一下。

当时,莞楠听了,心里顿生一阵冷意。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方晴就是幕后的指使者。她也更不会想到方晴就是现在本市的嘿社会大姐大,

莞楠有些心焦地问凌雪,姐姐,我们应该怎么办?

凌雪看看莞楠,向她笑笑说,你别慌张,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会有办法。

莞楠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对凌雪说,姐姐,我告诉你吧,其实自从和方晴交手的那一天起,我的心里对她都有一种惧意。

凌雪抬头看着莞楠,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从前。她发现眼前这个柔弱的小女生多么想自己的从前啊!

想到此,她点了点莞楠的鼻子说,她没有什么可怕的。她也是一个女人。

莞楠听了这话,向凌雪点了点头。

凌雪叹了口气,沉思了一会儿说,我们把店铺转让了吧?

莞楠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她急忙问,为什么啊?

凌雪稳住了她的心态,然后对她说明了当下的情况。她们与方晴硬碰硬肯定会吃亏的。

听完这话,莞楠有些迷茫地问凌雪,姐姐,没有了店铺,我们怎么办?

上哪儿去?总不能回你爸妈家吧?

凌雪向莞楠笑了笑说,这不用你操心,我已经找到了去处。

哪儿啊?

凌雪看了一眼电视屏幕说,我们去黑山的山村里生活,那里有我的一个亲戚。

莞楠听了,心里有些酸痛,她向凌雪问道,姐姐,你能习惯山村的生活吗?

凌雪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向莞楠打了个招呼,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莞楠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中播放的《射雕英雄传》,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风哥哥。

于是,她关闭了电视,去凌风的房间守护了他一夜。

 

山穷水复疑无路(4)

 

第二天上午,凌雪和莞楠找了买家,很快以较低的价格把两个商店卖给人家。其实,当时有一个秘密,凌雪没有告诉莞楠。什么秘密呢?就是这个买主是谁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凌雪是在晚上和莞楠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出来的。

当时,莞楠一脸忧郁的样子。凌雪看了心焦,于是她向着莞楠提出了那个问题,她说,小楠,你不想知道买家是谁吗?

莞楠听了,一愣问道,买家?不就是一个人吗?

凌雪笑了笑说,傻妹妹,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两个商店需要那么大资金的,他一个小小的市民从哪里弄来那么多钱。很明显,他只是一个棒子,后面必定还有大头。

莞楠迷糊地点了点头,然后问,那会是谁呢?凌雪姐姐你心里已经有谱了,对吗?

凌雪向莞楠笑了笑说,自然喽。这个大头,我认识,你也认识。反过来说,她认识我,也认识你。

莞楠皱了一下眉头,急忙问,她是谁啊?

凌雪顿了顿嗓子,然后一字一板地向她说道,这个人就是方晴。

莞楠听了着实吃了一惊。她摇了摇头露出一种不相信的神态。她心想,如此一个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心肠!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莞楠有些生气问凌雪。

凌雪看看她激动的样子,说道,她想整垮我们,她想要我们的命!

莞楠听了此话,她的心里掠过一丝寒意。她有些不解地问凌雪,姐姐,我实在想不明白,我们跟她无冤无仇,她为什么会这样对待我们?我们哪里对不住她?

凌雪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莞楠有些受不住了,她有些失意地对凌雪道,姐姐,如果她非要你我丧命,我们何必还要去那山村野户?不如呆在这里,等她来杀也便是。

凌雪向莞楠笑了笑,喝了一口牛奶,说道,你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其实事情并不复杂。

莞楠急忙说,我知道,不就是她杀,我们死吗!

凌雪摇了摇头,解释道,我说的事情不复杂是指你所想的前面的事情。方晴是个坏女人,不错。但是她所追求的也无非是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比如名利、功业等。我们只是她脚下的沙子。于是把我们瞧不起,她杀了我们害怕脏了双手。既然我们只是她脚下的沙子,何不远离她的视线。远离了她,也就远离了是非,我们与此同时也得到了清闲和快乐,不是很好吗?

莞楠听了凌雪的解释,一头雾水慢慢淡化。

凌雪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收拾了东西回了自己的房间。

莞楠倒了一杯铁观音茶,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品尝起来。她听朋友说过,这铁观音是可以消火静心的。现在正是需要它的时候啊!

她看着升腾的烟气,笑了笑。至于明天的生活,她此时的心里还是一片茫然。

 

山穷水复疑无路(5)

 

小楠,今天天气不错哦。凌雪早晨起来对着已经坐在窗前的莞楠喊道。

莞楠无精打采地回头向着凌雪笑了笑。

凌雪走上前抚摸了一下莞楠的头发,关切地问道,昨晚睡得还好吧?

莞楠点了点头。

凌雪还想再说什么,这时,有人敲门。

于是,凌雪转身去开锁。当她打**门的时候,自己的心里猛颤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一个听说已经死去的人。她声音有些颤抖地问,你是林兰吗?

那人听了,笑笑说,我是玉儿,林兰的妹妹。刚从广州回来,我来找莞楠姐的。

莞楠听到声音,急忙从里屋跑出来。

二人相见,彼此拥抱了一下。没有做声。因为她们发现几个月不见,各自都已经变化了许多。

走进屋里,莞楠才关切地问玉儿的生活以及其他情况。

玉儿简单地向她讲述了一遍,很快谈到了林兰。

莞楠用适量的语气对玉儿说,林兰的事情,你是否知道了?

玉儿点点头,沉默了片刻。

莞楠见此情景也不再做声。

隔了会儿,玉儿说,这次我回来,就是查找我姐姐的死因。别人都说她是自杀,但是我始终不相信。她肯定是被人害死的。

莞楠听了玉儿的言语之后,心情有些阴郁。她不解地问,你怎么这样设想呢?

玉儿解释道,根据我和姐姐相处的那段时间,我发现她完全是一个乐观向上的新时代女青年,她根本不可能想到自杀。无论别人怎样对她,她从来没有言弃过。不是吗,莞楠姐?

莞楠回想了一下林兰以前的言行举止,她发现自己对相处好长时间的好姐妹竟没有这个相处几天的妹妹了解得多,心里不免有些愧意。

她急忙有些不解地问,玉儿,你打算为你姐姐做些什么事情呢?

玉儿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人都已经火化成灰了,想验尸也不可能。现在我也很迷茫。对了,楠楠姐,我听了我妈给我讲的关于你的情况,真的好惨!今后你打算怎么办?

莞楠做了个手势,笑了笑说,隐居起来吧,不再让世事纷争来乱自己的心怀。

玉儿似乎很推崇这种生活方式,用一种调侃的语调说道,好啊,宁静中带点喧哗,热闹中带点寂寞。呵呵——

莞楠也冲她笑了笑说,玉儿也学会点文化用语的文学形式了。

然后,三人说笑着吃了早餐。

上午,莞楠和玉儿去逛了逛街,而凌雪则骑着电动车去了黑山的山村。

话分两头,先表一枝。莞楠和玉儿逛了南街穿北巷。最后两人进了野玫瑰化妆品店,在那里,她们遇见了一个对莞楠来说的熟人,此人不用说,大家都已经知道,她就是方晴。

三人见面。莞楠和方晴都吃惊不小。莞楠吃惊的是在如此的小型化妆店能碰到如此大牌的女人,而方晴吃惊的则是玉儿。她竟把玉儿当成了林兰。

方晴睁大了眼睛指着玉儿,你不是已经——

玉儿见她的惶恐模样,心想她可能也是姐姐的朋友,于是微笑道,我叫玉儿,是林兰的同胞姐妹。

方晴听此,心里猛然间感觉一片阴暗,同时一份恐惧涌至心头,一份杀气也充溢到了眼珠。她不自然地看着玉儿笑了笑。然后问莞楠,你们怎么也有闲情逸致到这样的小店里来逛啊!

莞楠陪笑道,刚才,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你怎么也会来这里呢?这里的档次可是不和你的身份啊!

方晴听了此话,心里觉得别扭,瞪了一眼莞楠,然后打了一个招呼,从两人中间插了过去,同时,她在心里琢磨着莞楠和玉儿。一个新的计划在她的大脑里油然而生。

莞楠和玉儿转身望着离去的方晴,然后互相对望了一下。

玉儿问莞楠,楠楠姐,她是谁啊?看着挺清高自傲的。

莞楠搜集了一下自己心中的资料,给玉儿简单地介绍了一下。

当玉儿听到方晴和薛涛的时候,她的眼睛陡然瞪大。她指着已经走远的方晴问莞楠,她就是方晴?是她,就是她害死了我的姐姐。

莞楠看着心神激动的玉儿,急忙抓住她的胳膊。隔了会儿,等玉儿的情绪稳定下来,她问玉儿,你怎么会这样说呢?

此时,玉儿泪眼模糊,她看着如在雾中的莞楠,把她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给她讲了中间的情况。

玉儿说,这时还要从我回来的列车上说起。前天夜里九点左右,列车到达郑州站。车上路许下了许多人,当时我望着上上下下的人群发呆。突然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坐在了我的身边。初始,我没有在意,但是不到五分钟,我扭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当时我吓了一跳,我看见他正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我,那眼睛里有恐惧,有诧异好像还有杀气。

于是,我向他笑笑问,叔叔,你有事吗?

男人不自然地摇了摇头,连说着“没——”。同时,他站起身子想往外走。但拥挤的人群堵住了他的去路。

我向他身边移了几步,然后问他,叔叔,你为什么见我这么害怕?莫非你有什么难处?

男人回头,又仔细地看了看我,确定我不是他认识的人,才转过身来神态慌乱地问我,姑娘,你姓名?

我说,我叫玉儿,刚从广州回来。

他听我的回答以后,于是又重新落座。

我们刚坐毕,他无声地哭了起来。

我不解地问他,你怎么了,叔叔?

他叹了口气,我有罪了。我杀了人。现在我被人追杀——

我很迷惑地问他,为什么?

于是,他简单地给我讲述了那件血案。

他说,一个月前,在楚阳火车站,他按照他的老大指示,把一个女孩杀死在铁轨上,然后造成卧轨自杀的假象。

等事情办完之后,他去领自己的奖金时,却被老大强行关押了起来,理由是莫须有。

后来,在一个兄弟的帮助下,他得以逃脱。在全国各地流浪,先听说他的老大栽了,于是才有胆返回楚阳来。

我听了他讲的事情以后,急忙问他,谁是你的老大啊?那个被杀的女孩叫什么?是干什么的啊?为什么杀她啊?

男人看了看我,思虑再三之后,对我说,我老大很多,有方晴、薛涛、老五、根子叔都是。

他看了看我,又思虑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被杀的女孩子是一个大学生。叫——叫林兰。当时,我听到他说林兰的时候,我真是…….真是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楚阳,我的家乡,林兰,我的姐姐。

你是谁啊?我用充满怒气的眼睛望着眼前这个污脏可恨的男人。当时,我真想马上杀死他,为我的姐姐报仇。都是——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于是,我只好采取智斗。我要把他送到楚阳派出所。

接下来,我先给爸妈打了个电话,把车次车厢号都给了他们,同时让他们报警。最后,我的任务就是打起精神看好眼前这个该死的臭男人。

知道吗,楠楠姐?当时的我心里完全没有了感觉。那时那地,我的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眼前这个杀害我姐姐的凶手绳之于法。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我的心一频率一频率地跳着。

晚上十二点十分,列车终于在楚阳站停住了。当时,列车员拿着小喇叭在每个车厢里发话说,请乘客们坐好不要慌乱,在楚阳站,我们要进行一次检查。我们发现一个携带易燃物品的乘客乘坐了本次列车。请乘客们坐好不要慌乱,配合我们的检查。

然后,等到车稳住了车轮时,楚阳市公安局的几个同志直接进入了我们的车厢。我望了望正在发愣的凶手,随后给警察们做了一个暗示。我站起身轻轻叫了一声“妈妈”。

警察们见状立刻奔了上来,很快很顺利地逮捕了凶手。

我扇了他一耳光,同时告诉他,这一耳光是为我死去的姐姐打的,你这个杀人凶手。

说着,我很快瘫软在座位上。警察把凶手带走以后,一个女警察也让我跟着她去了公安局作了一个备案。说到此,玉儿看了看莞楠。

莞楠此时的眼睛已经哭红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好姐妹会被别人杀害的。

她无力地坐在一个凳子上,眼睛呆傻着。

玉儿看到她的这个样子,心里也很难过。她拉了拉莞楠的衣服说,楠楠姐,别伤心了。

莞楠接着哭了一阵子,然后抬头用一种很狠的语气说,我要把方晴送进监狱,让林兰瞑目。

我帮你。玉儿语气沉重地附和莞楠。

莞楠扭头看了看玉儿,又禁不住哭了起来。

玉儿看莞楠这个样子,也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此时,凌雪骑着电动车已来到了她姨妈家里。

两位老人很热情地款待了她,同时给她一串钥匙。这串钥匙关系着她和莞楠的住处。

老人家看着自己的外甥女那双已经被生活魔力去青春的手背,顿了一会儿,心疼地问道,小雪啊,你没有打算再成个家吗?这一个人过日子总是苦的啊!

凌雪对着姨妈笑了笑说,现还没有这个想法。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虽然时间还不长。

老人家叹了口气又说,但终究还是不行的。你们家里现在乱成了一锅粥。你现在是你家里的一半顶梁柱啊,光靠你爸爸是不行的。

凌雪点点头,没有做声。

老人家又说,让你再婚,是为了你们的将来考虑。现在你弟弟躺在床上动弹不了,也没有后代,一家人的希望都在你身上。如果你不再结婚,你们凌家真的要——

说着,老人伤心起来。

凌雪急忙安慰她说,这次来这里,我就打算在此生根,长久地陪着你二老。

老人家听了凌雪的话以后,惊诧地抬起头问,真的吗?要是这样也好!

凌雪望着又开心起来的老人,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正好这时,她姨妈问,你妈妈的病情好些没?

我也已经好些天没有回家了。刚才我也想起了她。凌雪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她姨妈点了点头。

凌雪歇息了一会儿,然后对二老说,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就让人把东西搬运过来。

老人把她送到门口,看着她慢慢地从视线里走远消失。

此时,黑山顶的竹林哗哗作响,仿佛要在不久的时间里有一场暴风雨来临。

 

山穷水复疑无路(6)

 

小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你的朋友呢?

凌雪刚走进家门,便看到莞楠正抱着大熊发呆。于是有了上面的问话。

莞楠扭头无精打采地应答了凌雪,她已经回家了。

凌雪走上前,定神看了看莞楠问,你怎么了?

莞楠低着头,沉默无语。

凌雪蹲下身子,关切地想问明白情况。

莞楠突然用力抱紧了凌雪,随后抽泣了起来。

凌雪有些就焦急地把莞楠扶正,问她道,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啊。哭有什么用!

莞楠看到凌雪有些生气的样子,才声调阴涩地说,林兰,林兰她是被人杀害的。

凌雪听了这话,着实吃惊不小,她急忙询问,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卧轨自杀的吗?她怎么又成了被人杀害的?她是一个平常的学生得罪了谁?谁会那么狠心啊?

莞楠定了定神,玉儿告诉我说林兰是被一个我们都不会想到的人所杀害的。

凌雪愣了一下,然后问,他是谁?

莞楠咬了咬嘴唇,狠狠地说道,方晴。

凌雪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重复了几遍“方晴,方晴——”

随后,她有些疑惑地问莞楠,不可能吧!她们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几乎都没有啊,可以说,彼此都是陌生人,她怎么会杀害林兰?

莞楠摇摇头,我也不是十分清楚。

你们有证据吗?凌雪又问。

莞楠道,有啊。

凌雪又有些迷惑起来,她寻思着,方晴如果真是那个杀人凶手,也有证人,为何没有人来抓她,而且她每天的生活并没有胡乱的迹象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抬头问莞楠。

莞楠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凌雪笑笑,对莞楠说,明天我就搬迁到山村去住了。那里的一切我都已经办妥。别胡斯乱想了,吃了晚饭,早点睡觉。

莞楠向凌雪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一起回了里屋。

晚饭后,莞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无法入眠,心里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堵着,十分难受。于是,她起身来到凌雪的卧室门前。

她敲了敲门,凌雪很快把门打开。

莞楠向着她一脸苦样地说道,凌雪姐姐,我睡不着。能不能和你坐会儿?

凌雪笑了笑,向她点点头。

两个憔悴的浪花相对着坐在大木床上,想着各自的心事。

凌雪问莞楠,你有什么话说吧,姐姐看看能不能给你解难!

莞楠笑了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事,还是为了林兰。

凌雪叹了口气,也难怪啊,你们毕竟曾经在一起好好地生活过。你们都是姐妹相称的。说吧,关于他的事情说出来会感觉好些。

莞楠点点头,我一直都觉的林兰的死不是自杀。因为她在离去的前天晚上还和我通了电话。当时,她还鼓励我。可是到第二天就听说她自杀的消息!凌雪姐姐,你说我怎么相信,即使相信了,我的心也很痛。现在又传出了她被人杀害的风,我的心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还不如让我一直相信我的好姐妹是自杀的,那样总比别人杀害要少些痛吧!

说着,莞楠的泪水禁不住地又流了下来。

凌雪递给她一叠纸巾,同时安慰她说,知道还是比不知道的强。因为知道了她的死因,我们的心里也算有些底了。如果不知道吗,那会让自己的心里一直堵得慌。不清楚的事情往往会让人更加心疼头痛,不是吗?

莞楠听了,点点头。然后问凌雪,姐姐,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一定要把方晴送进监狱。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凌雪看看莞楠,好,我帮你。我们一起惩恶扬善。

莞楠有力地点点头,然后向凌雪道了晚安,又回了自己的房间。

凌雪送走莞楠以后,转身来到窗前,她拉开窗帘,望着窗外楚阳市美丽的夜景。她的心里一时酸楚了起来。她想,再美的东西也会被灭亡,或被风吹干,或被雨淋稀,或者被无情的人类践踏。

美丽的楚阳城啊,明天你就不属于我了,明天,我就要走了。凌雪心事重重地凝望着楚阳市以及它上面的无穷苍天,两行静泪滚下眼帘。

第二天,红日升起来的比较早。大家洗刷,收拾,一片忙乱。

莞楠在收拾东西的时候问凌雪,姐姐,我们这一去还回来吗?

凌雪向她笑了笑,我们一定还会回来的,这只是暂时。请相信我,傻妹妹!

说完这几句话,凌雪扭头看了看莞楠。

但是,她们谁也没有想到这将变成各自永远的记忆。

莞楠和凌雪把收拾好的行李包裹装满一车,另外为凌风又特意租了一辆小货车。然后,莞楠挽着凌雪的胳膊向自己曾经在此收获过快乐和温暖的小宅,深情地回头看了一眼,便乘坐大货车离开了楚阳市区,离开了这个看似平静其实噪杂声四起的城市。

她们将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