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培原创文学吧

蝴蝶岛主{本网站系本人原创作品,杂志报刊转载请及时告知!否则按侵权论处!}

 
 
 
 
 

日志

 
 

爱到尽头:第一篇:那年青春十八岁(第四章)  

2011-03-12 22:0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章

翌日的朝阳冉冉升起,初始红得像个煮熟的鸡蛋,接着便红得像个女人的脸,最后完全出来了,倒又感觉着啥也不像,只是属于它自己。何晋昨天喝的醉醺醺的脑袋今天醒来依然有点疼,有点麻。他起身看了看依然在酣睡的吴克行,换了身衣服,出去洗了洗自己的麻脸,刷了刷自己已经被玷污的口腔。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在盥洗间洗刷的时候,总感觉着自己的身体被完全重组一般的难受。他接了捧清水,轻轻拍在自己的脸上,任凭那股短暂的凉意掠过自己脸部的神经。

他正在此犯傻的时候,吴克行不知道什么时间早已站在了他的身后,他拿着牙刷敲了敲何晋的脑袋,问道:

“还在头疼?慢慢就会好了。”

“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爽过,原来吸烟、喝酒也可以如此地让人销魂,如此地让人头晕目眩啊!”

他说完这句话,两人仰天大笑。顿时,整个盥洗间像个回声谷,声音一会儿向南,一会儿向北。

洗刷完毕,何晋坐在自己的床上问吴克行:

“上午,我们两人去干什么?听说现在可以去大超市帮忙发传单,这样可以赚点小费花。”

吴克行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理了理衣领,道:

“那些都是闲人们干的事,我们去铁塔公园转转,听说那里今天有个什么交流会。”

何晋心想,人家举行交流会管你什么事?再者,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不过,这些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万万不可说出来。因为这些都是伤感情的话。

吴克行好像看出了何晋的心思,于是道:

“我们去逛街吧!我想去买点吃的,比如香蕉、桔子啥的。”

何晋点了点头,应诺了一声。只是他的心里有点不舒服。

走上了宽阔的大道,吴克行突然由刚才的没精神陡然间变得活力十足,好像一条被渔父逮住的鱼,起先是不自在地挣扎在网里,最后一用力终于撑破渔网掉落了水中又获得了自由。而何晋的动作则不那么自然了,他慢悠悠地跟在吴克行的身后,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吴克行的问题。两人神情截然不同地走着,像两片飘零的萎叶。

走南穿北,逛街进店,两人在闹市区约摸转了四五个小时。吴克行买了一大堆吃的,何晋仅买了一点卫生纸。其实,他原来在山里从不用这浪费钱的东西来料理自己,内急的时候,仅用一些自己已经用过的作业纸完事的。不过好在吴克行没有怨言,更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

两人回去以后吃了点便饭,下午去网吧上了一下午的网。吃、喝问题,有吴克行全部承包。何晋从心里感激他这个有点问题的好朋友。但从来不说出口。他的这一点优处跟其他男生不同。其他男生最喜欢把自己对他人的好或者别人对他的好借助一阵酒劲表现出来,让大家知道,而何晋自从出山以来还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进网吧上网,这是何晋第一次玩,吴克行从开机到关机,一步步教何晋,最后,经过努力,何晋学会了QQ聊天,学会了上网搜电影、看电影。总之,效果是很明显的。

五个小时的时间,何晋一口气申请了五个Q号,下网以后,他把自己的战绩告诉给吴克行。克行笑得不得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傻憨的人。

“你真是太有才了!”

“呵呵——,你过奖了。”

“我说的是反话还是夸你那,你能听出来不?”

“能。呵呵——”

“何晋,你是真他娘的——有才!”

何晋对着吴克行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在他心里已经窝了一肚子的火。他这个人最烦别人辱骂他的娘。但是吴克行是他的好朋友,他又不便说,于是神情变暗,略有颜色。

吴克行看到何晋的脸色变化,于是马上转变了话题。

何晋抬头看了看已经变暗的天色,突然想念起自己的家乡,不大的小山村,傍晚的人家飞出一缕缕的炊烟,像自己童年时奶奶讲过的一个个鬼故事。当然,那缕缕炊烟不是鬼,而是仙气类。

看看这云片多好!

何晋不自觉地说出了声音,吴克行听到,问他:“啥东西真好啊?”

何晋嘿嘿地笑了笑,道:

“没啥。就是看着那云比较好看。”

吴克行抬头看了看紫云,道:

“确实不错,紫云满天,吉祥如意。”

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

“我想我的妈妈了。”

“为什么?”何晋不解。

吴克行解释道:

“因为,她自从和我爸爸离婚以后,就是一直一个人生活。太孤单,太无聊,太寂寞。”

“你先前不是说恨他们吗?”

“我恨他们。但是他们必竟是我的爸爸妈妈。我的恨是一种无力的精神挣扎。我好累的。”

“我理解你。”

“呵呵——,你不会理解我的,我的兄弟。”

“但是我最起码可以给你点安慰类。”

“嗯、这一点是真的。呵呵——”

两人说说笑笑地回到宿舍,宿舍里依然空空的,有些寂寞,像一个大个子的男人独自站立在空旷的操场。耳边只有风声,除此什么也不存在。

吴克行玩着手机,何晋从吴克行的藏书里找了一本尼采的《偶像的黄昏》。

两人各办己事,各充己脑,只是天花板上的灯照着同样的一块地方,照着同样的两个寂寞的人。

明天会变得怎样,鬼才知道!鬼兄弟,凌晨十二点,我们在人工湖畔见面吧。呵呵——

不久,熄灯号响起,两人没有闲聊,各自很快进入了梦中。毕竟折腾了一天,够呛!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