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培原创文学吧

蝴蝶岛主{本网站系本人原创作品,杂志报刊转载请及时告知!否则按侵权论处!}

 
 
 
 
 

日志

 
 

父亲退休后的生活(原创)  

2012-09-07 11:14:5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原来在焦作的一个煤矿工作,五十岁的时候办了退休,他们那一批人是最后一批五十岁退下来的工人,紧接着他们的下一批人就到了五十五岁。因为此,父亲有些遗憾,说退得有些早,少挣了不少钱。但是对我们一家人来说,他五十岁退休退得还有些晚,因为父亲的工作性质属于高危险。可以说,也是因为此,母亲以往总是为之担惊受怕。我们三兄妹对同学,朋友也是不愿提及父亲的工作,怕说出“挖煤”两个字来心里难受。

父亲总算回家了。我为父亲的回家,着实在心里高兴了很长时间,因为我是亲眼看着母亲因为父亲不在家遭受了许多罪。我想着,等父亲回到家里以后,母亲就会少受些罪,另外,父亲也不用再那么辛苦。

但是现实生活总是难以按照我们的意识去运转,原本我想着回家后会松闲下来的父亲却是依旧忙碌。

2009年,大哥已经毕业两年,但是工作依然不稳定,也没有成家立业;我正好在这一年大学毕业,因为没有考上编制,所以也开始像我哥一样东奔西走,没有个正当的落脚处;妹妹此时在上大学,还需要一大笔钱,这眼看着需要不少的钞票,于是退休的父亲又跟着我们村的人在工地上给人家掂泥浆,拉砖瓦,盖房子。

我因为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上班,每次星期回家,看到瘦了一圈的父亲,我的泪就会在眼里打转。有好几次,我眼看着吃不进饭的父亲,硬是干咽了两个馒头,就着咸菜,喝了几小杯白酒,我的心仿佛就像是被刺刀戳着一样。想想,我已经毕业一年了,却在家里依然吃着父母的血汗。那时,我只感觉着自己像在吃我父母的肉一样。记得有好几次,晚饭时间,我胡乱地吃点饭,便回了自己的屋里。在那间小小的屋里,我默默地痛哭了一场。同时,我扇自己的耳光,恨我自己没本事。

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我从学校回来,父亲总会为我买一只白条鸡煮了吃,然后心疼的说补补身子,看你瘦的——。我还记得有一次,母亲趁着父亲不在,有些伤心地对我说:“你爸自从回家,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过肉了。正好,趁着你回来,让他改善一下生活。”

我听了母亲的话,顿时无言以对。我只是在心里哭着说:“委屈你了,我的好爸爸。”

2010年暑假,经过一番周折,我去了我们市里的一个私立学校教书。父亲依然跟着人家在工地上干活。正好,我接送的学生在我们县的边上,所以每次星期(两周一次)我都借着这个时间回家看看我的父母。

可是每一次回家,我都会感觉着心酸。眼看着熟悉的院子,有些破旧的家具,尤其打开厨房门,那没有油,没有其他调料,只有一小包食盐的简单做饭处,我的泪多次冲垮了我的心理控制底线。记得有一次,我问母亲怎么不炒菜?母亲不经意的一个回答顿时让我两眼酸疼。她说:“我们已经一年没有用过油了!”

我还可以说什么?为了我们三兄妹,早已年过半百的双亲依然为我们的生活省吃俭用。我还能说什么!他们为了我们省了一辈子!!

 

每天晚上八九点的时候,父亲从工地上回来,他简单地用一条旧毛巾擦洗一下自己的身上。每次这个时候,我在家的时候,我总能听见父亲坐下时的一声叹息。我知道他累啊!难道父亲仅仅是因为累吗?我想一定还有其他原因吧!

我与母亲坐在屋里等父亲收拾完,三人坐在一起吃晚饭,一小碗葱,几个馒头,再加上一小锅米汤,简单的一顿饭就开始了。此时此刻,看着父母都已经花白的头发,早已经爬满皱纹的脸庞,我的心无数次的被触痛。

每次从家里回到学校,我都要例行公事似的给家里打个电话。每当这个时候,无论是父亲接听,还是母亲接听,都会叮嘱我一番诸如“工作的时候,当心身体”,“天凉,就要注意添加衣服”等等许多说了无数次的安慰话。每次听到这些,我虽然早已习惯,但是心里还是会感动的落泪。我的父母啊,比天大,比地厚的我的最亲的人!

回到学校,我努力地工作着,父亲在工地上也是拼命地干活。期间,趁着闲下来的时间,我隔几天就往家里打个电话。大部分时间都是母亲接听,一旦我问到父亲,母亲大部分的的回答内容都是那句“你爸还没回来”。仅仅六个字,我却知道它所包含的内容。六个字啊,让我心疼,却同时又让我感觉温暖。

就这样,父亲自从退休回到家里,在工地上一干就是一年多。

2011年暑假,我因为参加招教考试与所在的那个学校开学时间相撞,最后不得不选择了辞职。结果我的成绩不太理想,但是我又不想在那个学校继续干下去。于是告知了父亲。他与母亲当时也没有说我什么,亦没有表现出不好的神情,两个老人都是想尽各种办法安慰我,最后,父亲陪我一起去了学校,一是准备要回我的押金,二是和我一起把我的行李拿回家。

一个人外出的时候从来没有感觉过什么,当我和父亲一起坐车,走路的时候,我才发现,年老的父亲依然处处保护着我。可是我分明地看到此时的父亲真的已经年老了。

到了学校,父亲与我先是去了我的宿舍(因为看教学楼上的两个宿舍,我在教学楼四楼住),待我们将东西拿到三楼时,父亲与我去见了张校长,简单的一阵寒暄之后,张校长说,过几天他让会计把我的押金打给我,然后又叮嘱了我几句。其实,张校长一直是我佩服的一个成功人士。

走出校园,我与父亲拿着我的东西,一路无话。拿回我的行李,我在家里待了好些天。在这些天里,父亲很少说话,母亲倒是很多次劝慰我。

直到一天晚上,吃过饭后,我与母亲在里屋看电视,到了差不多快十点,我到院里,这时候才看见父亲,他正一个人蹲在地上,嗑着花生米,喝着闷酒。

我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去,看着他,我傻笑了一下,然后我们爷儿俩聊了起来。父亲给我讲了许多东西,无论是人生还是他的过去生活。最后,他希望我无论遇到什么坎儿,都不要泄气,努努力,咬咬牙,就一定会挺过去。

我告诉他说我想去南方打工,父亲一百个不同意,我知道他的心情,毕竟他辛辛苦苦供养了我这么多年上学——他不希望我受罪。

那一晚,父亲当着我的面哭了,因为我的现状,因为他的无能为力。那一晚,我没哭,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要让我的父亲开心地笑着生活。

没过几天,我便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只身去了许昌。临行前,母亲为我做了祷告,父亲却不说什么,只是让母亲多给了我几百块钱。

坐上去许昌的汽车,我的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因为我不知道到了那里该怎么办。经过三四个小时的颠簸,我终于到达目的地,一个人扛着小包裹在大街上来回地犹豫好长时间,先跟几个市民打听到了当地的人才交流中心,然后我才去饭店吃了一碗面。

下午快两点的时候,我进了人才市场,看到一个学校招历史老师。于是我与其联系,并马上坐车到了那里,经过试讲,我被留在了那个学校。待一切都办妥,我马上给母亲打去电话,告知她,我在这边一切都好,让他们不要担心。但是这个学校的许多制度与我所认为的或者说所接触的学校制度大相径庭,于是,我很快对这里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但我又不敢告诉给任何人,我只好将其咽在了心里。可后来竟不知道怎么的,父亲给我打来电话,叮嘱我不要因为工作不顺心而不高兴,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当时一阵子激动,惊讶于父亲怎么会知道我此时的不愉快!

那一晚,我一夜难眠,也巧,那晚窗外的月亮圆的像个大月饼,馋得让人想吃上一口。第二天,我才知道八月十五了,而八月十六正好是我父亲的生日。

我正打算天明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兄妹,小妹竟在早晨就给我发来了短信,于是我在傍晚给家里打去了电话。父亲不在家,母亲听了我的话后,语重心长地说,只要你们三个人在外面都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生日不生日的,过与不过都一样!

我听着母亲的话,又是无言以对。

临近学期结束,我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我想去浙江义乌,并将具体的情况给母亲说了说。结果晚上八点多,父亲刚干完活回家,便给我打过来电话,又问了问我关于义乌的情况。我给他说了说,他要我一定要慎重考虑,人已经长大了,遇事不要总是冲动。

我说知道了,同时劝慰他不要担心。

很快,2012年春节刚过,我便准备好自己的行李,一个人坐火车去了义乌。很好,我在那里没有被人骗。我给父母说了说我的情况。两个老人才算放下心来。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深夜十二点的时候,父母还打我的电话,叮嘱我一定要小心。

在义乌的日子是美好的,也是疲惫的。江南的山水与湿润让人着实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我在这里充实地过着自己的每一天。

直到有一天,母亲告诉我说父亲去了宁波,我才开始为他担心,想想都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还跑那么远的地儿,于是我马上跟母亲要了带着父亲去的那个工头电话。

打过去以后,工头让父亲接了电话,还没等我说什么,父亲反过来又安慰了我一番。我只好对他说要他照顾好自己,我过几天去看他。

当时父亲一听说我去看他,他是一万个不愿意。至于原因,他只说工作的地方离生活的地方太远,不方便。但是更为深入的原因,他不说,我明白。

父亲在宁波的一个工地上干了一二个月,很快便回了家。

那晚正巧,我上午打的电话,傍晚的时候,父亲到家。小妹发短信告诉我这个消息之后,我连忙又在晚上放学以后往家里再次打了个电话。

父亲对我简单地说了说他在外面的情况。虽然他极力渲染着在外面这样好,那样好,但是我听着,心里却是一万个难受。我知道在外面他肯定吃了苦,受了罪。

回到家里后,父亲没有闲下来,又跟着我村的人和我干爹一起去了县附近的一个食品厂干活。一天近14个小时的工作量,让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干都会觉得吃不消,而父亲一干就是好些日子。后来,因为我干爹与那个厂里的人闹了矛盾,父亲只好与他一起回了家。因为此,这才得以在家闲了些时日。可是闲的日子对于父亲这样干活干惯的人来说,好像很难熬,他继续寻找着干活的机会。

而此时,临近暑假,正是辅导班涨工资的时候,我因为招教又不得不辞职回家。我回来后与爱人一起参加了两三场招教考试,不知道是因为我们笨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几场考试都宣告失败。尤其临近开学的一次招教,又将我闷在了家里。

这个时候,我的父母没有一个人怨我,说我,他们依然像一年前那样劝我,安慰我。而这期间,我又亲见了父亲不辞劳苦的干活样子。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给收粮食的站点扛过几千斤粮食,他在我们家的东边与母亲盖起了两间小瓦房。直到后来,他通过自己一次次地寻找与打听,又与我们村的人一起去了原先的那个食品厂,又开始了那一天近14个小时的工作量。

可是这个时候的父亲已经快到花甲之年,他能吃得消吗?前几天,晚上十点半,他从厂里回来,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发现他的背上已经被汗浸透了。母亲埋怨他,总是这么晚回来,不让他再去。父亲反倒笑着对她说没事,这样还怪得嘞!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是秋天了,晚上的温度不高,父亲背上的汗分明是干活的时候累的——我的好父亲!

眼下,大哥与我眼看着都快三十的人,可是没有一个成家立业,小妹也已经毕业一年,在南方一个人生活,我想父母一定为此不知道伤心过多少次,但是我从他们的脸上每次看到的依然是一种面对生活不服输的表情,一种对于我来说充满力量的神情。

我的父母啊,因为我们三兄妹的不能自立,你们受罪了!

                                              2012、9、3于民权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